您的當前位置:江蘇省四星級高中——新沂市第一中學歡迎您! -> 學校黨建 -> 史海回眸  
ad --7
  相關欄目
  最新文章  
3713次
被關注
為黨史增添傳奇色彩的13位共產黨人
來源:人民網 作者:  發布時間:2010-10-26 15:59:57 
 

為黨史增添傳奇色彩的13位共產黨人

 

陳潭秋就義兩年后仍被選為中央委員。陳潭秋(1896—1943),原名陳澄,字云先,湖北黃岡人。中國無產階級革命家,中國共產黨創始人之一。黨的一大代表。后曾任中共福建省委書記、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兼糧食部部長等職。中央紅軍主力長征后,他留在根據地堅持游擊戰爭。1935年7月,被黨中央派往莫斯科,后入列寧學院研究班學習。1939年5月,陳潭秋奉令回國,途經新疆時,黨中央電示他留在那里,接替鄧發任中共駐新疆代表和八路軍駐新疆辦事處負責人,并擔當我黨與“新疆王”盛世才建立統一戰線的重任。1942年9月17日,陳潭秋與毛澤民等被投靠蔣介石的盛世才軟禁。1943年9月27日,陳潭秋和毛澤民、林基路等被盛世才下令在獄中秘密殺害。到陳潭秋已經就義近兩年后的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,在黨的七大上,由于交通閉塞和通訊聯絡不暢,黨中央還不知道陳潭秋早已英勇就義,所以,黨的七大仍選舉陳潭秋為中央委員。

    李立三一生被開了三次“追悼會”。李立三(1899—1967),原名李隆郅,湖南醴陵人。192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1928年至1930年6月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秘書長、宣傳部部長。1930年犯了“左”傾冒險錯誤。建國后曾任中共中央華北局書記處書記等職。1922年4月起,李立三任安源路礦工人俱樂部主任,領導安源工人罷工的時候,意外的消息傳到在法國的中國留學生中,說李立三領導罷工失敗后被敵人逮捕并殺害了。于是,由周恩來主持,在法國巴黎郊外的華僑協社,為李立三開了追悼會。當年10月,旅歐少年共產黨的機關刊物《少年》第三期,還登載了用黑框圈起來的《一個悲壯的報告》,“鄭重向平民報告這個噩耗”。不久,李立三還活著的消息傳到了法國,周恩來等同志都笑了。1927年8月,參加南昌起義后的李立三率領政治保衛處的同志們與敵軍的3個團遭遇。戰斗結束后,在清點隊伍時,怎么也找不到李立三,因而同志們都確信他已經光榮犧牲了。不久,由周恩來主持,又一次為李立三開了追悼會。正當同志們在極為悲痛之中悼念李立三時,他卻高高興興地回來了。1967年6月22日,李立三被林彪、江青反革命集團迫害致死。1980年,中共中央為李立三平反昭雪。當年3月20日,由彭真主持,在北京為李立三召開了隆重的追悼大會。

    郭亮帶兵抓郭亮。郭亮(1901—1928),湖南長沙人。192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中共第五屆中央候補委員。曾任中共湖北省委書記等職。1925年春,根據毛澤東的指示,郭亮回到家鄉湖南長沙銅官鎮一帶開展農民運動。一天,一身農民打扮的郭亮正在田間和農民談話時,突然來了四條漢子,說是要去文家壩買豬,問怎么走。郭亮看出這四人是來抓他的,可是想走已經走不脫了。于是,郭亮就主動自我介紹說,他姓周,和郭亮是鄰居,早上還看見郭亮在家里,愿意帶他們去找郭亮。郭亮帶著這四條漢子來到自家門外,見二嫂和母親正站在門口,怕露了馬腳,老遠就喊道:“二嫂,你家郭亮在家沒有?這四位客人從鄉里來,說是郭亮的朋友,專程來找他的。”這二嫂是個機靈人,聽郭亮這么一說,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急忙答道:“郭亮在后頭山上,請你幫忙去喊一聲吧!”接著就把四條漢子讓進屋里,又泡茶又讓座,穩住了他們。郭亮爬到房后山上后馬上喊道:“嫂子,你讓客人坐一下,郭亮馬上就回來了!”喊罷,自己吹著口哨走了。從此,銅官一帶便傳開了這樣兩句順口溜:“郭亮帶兵抓郭亮,買豬的人就是豬。”

彭德懷差點勒死黃公略。彭德懷(1898—1974),湖南湘潭人。中國無產階級革命家、軍事家,192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黃公略(1898—1931),湖南湘鄉人。192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雖然彭德懷和黃公略是湖南講武堂的同學,兩人情投意合,親密無間,但在1927年國民黨發動反革命政變,大肆屠殺共產黨人的時候,黃公略卻差點被彭德懷下令勒死。當時,在國民黨軍隊中擔任團長的彭德懷,面對蔣介石的屠殺,早就想起兵反抗。就在這時,黃公略奉中共廣東省委之命到達彭德懷的駐地,來策劃彭德懷起義。黃公略雖然知道彭德懷一向同情革命,要他起義反抗國民黨問題不大,但因兩人已經分別一年多,又是在時局動蕩的年代,所以就不想過早地暴露共產黨員的身份,并想先考驗一下彭德懷。于是,在與彭德懷和另幾位老同學談話時,開口就說了蔣介石的許多好話。彭德懷一聽黃公略為蔣介石評功擺好,頓時大怒,指著黃公略的鼻子破口大罵:“好你個忘恩負義的混蛋!早知道你是這么個東西,三年前老子就不該救你,讓你死在那場天花病里。行,你有種,你去見你那個蔣校長吧!老子今天翻臉不認人了!”罵完一揮手,那幾位老同學一擁而上,把黃公略按住,堵嘴的堵嘴,按腿的按腿,最后用腰帶把他的脖子給勒住了。此刻,黃公略頓時明白彭德懷是徹底的革命者。于是,被腰帶勒得兩眼直冒金星的他還是拼命蹭掉了自己的皮鞋,并用一只手不停地指著鞋,嘴里“嗚嗚”地叫著。但彭德懷卻大聲說:“還叫什么!勒死他扔到河里去!”一個很機靈的老同學說:“他老指著他的鞋,可能有名堂!”彭德懷拿過黃公略的皮鞋,用刀撬開鞋跟,發現里面有一個用玻璃紙包著的小包,打開一看,原來是中共廣東省委為黃公略開的黨員介紹信。接著,大伙急忙把已經昏迷的黃公略救醒。彭德懷笑著罵道:“你這個黃石麻子喲,干什么開這么大的玩笑,真把你勒死怎么辦?”黃公略揉著脖子說:“你現在是國民黨的團長,身份不同了嘛,我不能大意失荊州呀!”說完,兩雙手緊緊握在了一起。1928年7月,彭德懷和滕代遠、黃公略發動和領導了著名的平江起義。

  陳望道當了16年秘密黨員。陳望道(1891―1977),原名參一。浙江義烏人。既是著名學者、教育家,又是資深的革命家。1920年,陳望道已經是上海共產主義小組的成員,還翻譯出版了《共產黨宣言》第一個中文全譯本。正因為這些,在全國第一屆文代會上,周恩來當著他的面對代表們說:“陳望道先生,我們都是您教育出來的。”黨的一大后,陳望道曾任中共上海地方委員會第一書記。1923年,他為反對陳獨秀的家長作風而退黨,后曾在中共創辦的上海大學中文系擔任主任。丁玲以及康生、陳伯達當時都是他的學生。建國后,曾任復旦大學校長、《辭海》編委會主編等職務。1956年元旦,毛澤東在上海會見陳望道后,使陳望道產生了重新回到黨內的強烈愿望。不久,他向中共上海市委透露了自己的心愿。中共上海市委馬上向中共中央匯報了陳望道要求重新入黨的愿望。非常了解陳望道的歷史和為人的毛澤東知道此事后說:“陳望道什么時候想回到黨內,就什么時候回來,不必寫自傳,不必討論,可以不公開身份。”就這樣,陳望道于1957年6月重新加入中國共產黨。重新入黨后,陳望道沒有公開自己的中共黨員身份。直到16年后的1973年8月,陳望道作為黨的十大代表出席中共十大,他的姓名出現在代表名單之中,人們才驚訝地得知陳望道是中共黨員。

丁玲活著時曾被魯迅當做“烈士”寫詩吊唁了一次。丁玲(1904―1986),原名蔣偉,湖南臨澧人。現代著名作家。193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1936年赴延安,曾任陜甘寧文協副主任。建國后曾任《人民文學》主編等。1957年被錯定為“丁玲、馮雪峰反黨集團”的主要成員。1978年平反昭雪后,曾任中國文聯黨組副書記。1933年5月14日,丁玲在家中被國民黨特務綁架后,雖經上海地下黨竭力營救,但一時沒有結果,后被秘密押往南京,再后來生死不明。不久,丁玲已經“遇害”的消息傳到了魯迅先生處。悲痛之余,魯迅先生奮筆書寫了一首《悼君》的七絕。詩曰:“如磐夜氣壓重樓,剪柳春風守九秋。瑤瑟凝塵清怨絕,可憐無女耀高丘。”其實,那次丁玲并沒有被敵人殺害。經過黨組織和各界人士的大力營救,丁玲逃離南京。在奔向陜北的途中,丁玲于西安得到魯迅病逝的噩耗,并看到了魯迅先生悼念自己的詩,于是她發給魯迅夫人許廣平的唁函就署名為“耀高丘”。

  楊度逝世43年后才被周恩來宣布為中國共產黨黨員。楊度(1874―1931),字皙子,湖南湘潭人。曾任袁世凱內閣學部副大臣,與汪精衛組織國事共濟會,是袁世凱洪憲帝制的幫手,“籌安會六君子”的帶頭人,后又做過軍閥的幕僚,并與上海的杜月笙交情篤密。袁世凱死后被通緝。此后向往革命,1922年投向孫中山,為民主革命奔走。1927年李大釗被張作霖逮捕后,他曾多方營救。晚年移居上海,參加中國互濟會及其他進步團體。作為清末民初的著名政治活動家,晚年順應時代潮流,毅然參加革命的楊度,1931年在上海病危,死前曾寫了一副對革命前途抱有堅定信心的自挽聯。聯曰:“帝道真如,而今卻成過去事;醫國救民,繼起自有后來人。”但楊度是中國共產黨黨員,卻是周恩來在楊度逝世43年后的1974年才向外界宣布的。1974年,已經重病在身的周恩來把秘書叫到跟前,說:“當年袁世凱稱帝時,‘籌安會六君子’的第一名楊度,最后參加了共產黨,是我介紹并直接領導他的。請你告訴上海的《辭海》編輯部,《辭海》上若有楊度辭目時,要把他最后加入共產黨的事寫上。”后出版的《辭海》在楊度辭目上寫的是:“1929年秋加入中國共產黨,在白色恐怖下堅持做黨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葉挺入獄后不理發不刮胡須,出獄后馬上就向黨中央發去了請求重新加入中國共產黨的電報。葉挺(1896―1946),字希夷,廣東惠陽人。192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北伐戰爭中率領獨立團英勇作戰,獲得“北伐名將”的聲譽。1927年8月參加領導南昌起義。同年12月又參加領導廣州起義。起義失敗后出國,同黨失去聯系。抗日戰爭爆發后回國,任新四軍軍長。1941年在皖南事變中被扣押,經中國共產黨同國民黨嚴正交涉,于1946年3月4日被釋放出獄。出獄時,頭發已經披過肩頭,胡子已經垂到腹部。有個記者問葉挺:“出獄后的第一件要做的事是什么?”葉挺回答說:“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。”出獄后的第二天晚上,葉挺奮筆疾書,給黨中央寫下的電文是:“毛澤東同志轉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:我已于昨晚出獄。我決心實現我多年的愿望,加入偉大的中國共產黨,在你們的領導下,為中國人民的解放貢獻我的一切。我請求中央審查我的歷史是否合格,并請答復。”這份電報發出去的第三天,黨中央就給葉挺發來了經毛澤東親自修改的復電:“全中國都熟知你對民族與人民的無限忠誠,茲決定接受你加入中國共產黨為黨員。”

  陳少敏在中央全會上公開反對開除劉少奇黨籍。陳少敏(1902―1977),原名孫肇修,山東壽光人。192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曾任新四軍第五師副政委、中共中央中原局組織部部長等職。建國后,曾任全國總工會副主席等職,是第八屆中央委員。1968年10月13日至31日,黨的八屆擴大的十二中全會在北京舉行。在極不正常的情況下,全會批準了江青、康生、謝富治等人憑偽證寫成的《關于叛徒、內奸、工賊劉少奇罪行的審查報告》,作出了把劉少奇“永遠開除出黨,撤銷其黨內外一切職務”的錯誤決議。與會的陳少敏不畏高壓,對這個決議拒不表示同意。她是在此次中央全會上唯一反對開除劉少奇黨籍、撤銷其黨內外一切職務的中央委員。在最后表決的關鍵時刻,一只只手陸陸續續地舉了起來,陳少敏卻把右手壓在左胸前,全身撲在桌子上,以這種“特殊”的方式,投了一張反對票。表決后,康生質問她:“你為什么不舉手?”她理直氣壯地回答:“這是我的權利!”為此,陳少敏遭到了殘酷迫害,被趕出北京,遣往河南羅山勞動“改造”。因身心受到嚴重摧殘,陳少敏不幸于1977年12月逝世。陳少敏的這一壯舉,將永遠深受全黨的敬仰。

周之友雖然是大漢奸周佛海的兒子,但卻是中共“特別黨員”。周之友(1922―1985),原名周幼海,祖籍湖南沅陵,生于日本。周之友的父親周佛海曾是中共一大代表,后來卻成為國民黨要員以至墮落為大漢奸,曾任汪偽國民政府行政院副院長、上海市市長等職。但周之友卻反其道而行之,從一個花花公子、紈绔子弟成為中國共產黨黨員。1946年6月底,早就背叛反動家庭的周之友從重慶輾轉來到江蘇淮陰,找到了中共華中分局聯絡部。1946年8月2日,周之友經揚帆、何犖介紹,加入中國共產黨,身份是“特別黨員”,候補期兩年(1948年3月由田云樵向他宣布轉正)。入黨后,周之友被揚帆派回上海參加中共中央上海局肅反工作委員會工作,曾多次冒著生命危險從事策反、情報和為地下黨提供經費的工作。上海解放后,揚帆出任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長,周之友任上海市公安局社會處二室二科副科長。1955年受潘漢年、揚帆冤案牽連坐牢10年。“文革”中受劉少奇冤案株連再度坐牢8年。1979年9月被釋放,送到上海京華化工廠“管制勞動”。1983年8月22日,公安部下達了《對周之友同志問題的復查結論》,明確指出:“周之友同志在1955年、1967年先后兩次被關押審查,純屬冤案,應予平反,恢復名譽,消除影響……”1985年7月24日因病去逝,生前曾寫有《周佛海末日記》。

    陳璉雖然是國民黨要員陳布雷的女兒,但卻是忠貞的共產黨人。陳璉(1919―1967),原名憐兒,浙江慈溪人。陳璉的父親陳布雷曾任上海《時事新報》主筆、國民黨中央宣傳部副部長、中央政治委員會代理秘書長等職,為蔣介石代撰各種文件、文告、指令、文稿,被人稱為蔣介石的“幕僚長”。1937年秋,早已參加抗日救亡運動的陳璉在重慶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與她同期入黨的還有著名烈士江竹筠。1938年,考入西南聯大的陳璉曾任中共校總支宣傳委員。1946年去北平,任中共北平職業青年支部委員。1947年9月被國民黨軍統北方區逮捕,后被押送南京,不久被保釋出獄。1948年11月,當時的上海地下黨交通站站長喬石(建國后曾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)派自己的妻子、陳璉的表妹翁郁文護送陳璉北上去西柏坡。1949年1月,陳璉到達已解放的石家莊。建國后,陳璉曾任團中央少年部部長等職。1956年,陳璉被選為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。1962年,陳璉由林業部教育司副司長調任中共華東局宣傳部文教處處長。1967年11月19日,曾多次受到周恩來、鄧穎超夫婦關懷的陳璉,被林彪、江青反革命集團迫害致死。1979年3月21日,中共上海市委為陳璉舉行了隆重的平反昭雪大會。

    吳銘雖然是大軍閥楊森的侄女,但卻是視死如歸的共產黨人。吳銘(1913―1949),原名楊漢秀,父親楊懋修是大軍閥楊森的胞弟,曾任川軍師長。1924年,其父與軍閥劉湘在爭奪宜昌的戰斗中,身中數彈,彌留之際將10歲的女兒托付給楊森。楊森履行承諾,對楊漢秀百般呵護。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,經在楊府里當家庭教師的女地下黨員的幫助,楊漢秀繞道山西來到西安七賢莊八路軍辦事處,見到了已是八路軍總司令的朱德。朱德一見面也認出了她。應楊漢秀的要求,朱德為她改名吳銘。楊漢秀正式改名吳銘后,先進延安女大學習,后又進入魯藝美術系學習。1942年3月,吳銘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1946年3月初,吳銘受黨的派遣,與周恩來一同到達重慶,以大小姐的身份住在“渝舍”,并以清理財產為名,到渠縣開展工作。后曾兩次被捕入獄,均被楊森保釋出來。1949年9月2日重慶“九二大火”以后,楊森一方面為了推卸罪責,一方面也為了表示自己忠于蔣介石,下令刑偵處長張明遠等人直接到他的“渝舍”將吳銘逮捕,并在11月23日將她槍殺于歌樂山金剛坡的一個廢棄碉堡中。吳銘就義后兩天,劉鄧大軍就解放了重慶。吳銘犧牲后,因為“出身”問題,長期得不到烈士的稱號。一直到“四人幫”被粉碎后,才正式被追認為烈士。

    李克農沒帶兵打過一次仗,卻被授予上將軍銜。李克農(1899―1962),安徽巢縣(今巢湖市)人,中國無產階級軍事家。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歷任紅軍工作部部長、八路軍總部秘書長、中央社會部部長、外交部副部長、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等職。是中共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。雖然不是中央政治局委員,但卻可以列席中央政治局會議。李克農是中共情報戰線上的卓越領導人,毛澤東曾這樣評價他:“李克農是中國的大特務,只不過是共產黨的大特務。”還說:“李克農等人是立了大功的,如果不是他們,當時(指20世紀30年代初期)許多中央同志,包括周恩來這些同志,都將不存在了。”叛黨投敵的張國燾說:“碰到李克農,算我倒霉。”李克農是這樣評價自己的:“我一生不外乎做了兩件事,一是保衛黨中央的‘警衛員’,二是統一戰線的‘尖兵’。”1955年,這位從沒帶過兵打過仗的開國功臣,被授予上將軍銜。1962年2月9日,李克農病逝于北京協和醫院,享年63歲。中共中央為他舉行了隆重的追悼會。悼詞中說:“李克農同志是我黨我軍政治保衛工作的組織者之一。大革命失敗后,在嚴重的白色恐怖下,堅強勇敢地同敵人進行了斗爭……對保衛黨中央領導機關作出卓越的貢獻。”

 

979
】【打印】【繁體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【推薦】【舉報】【關閉】【錄入:韋永】
 [上一篇]揭秘:西安事變后 東北軍群龍無首.. [下一篇]周恩來的追悼會 毛澤東為何沒參加.. 

評論

稱  呼:
驗 證 碼:
內  容:

今日到訪PV: 次 今日到訪UV: 人 今日到訪IP: 個 總PV: 次 總UV: 人 總IP: 個
┊ 設為首頁 ┊ 加入收藏 ┊ 聯系站長 ┊ 友情鏈接 ┊ 我要投稿 ┊ 版權聲明 ┊ 用戶登陸 ┊
地址:江蘇省新沂市北京西路1號 郵編:221400 電話:0516—88935218

版權所有:江蘇省新沂市第一中學 備案號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