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當前位置:江蘇省四星級高中——新沂市第一中學歡迎您! -> 學校黨建 -> 史海回眸  
ad --7
  相關欄目
  最新文章  
3161次
被關注
揭秘:西安事變后 東北軍群龍無首各部去向
來源:黨史博采 作者:  發布時間:2010-10-18 16:35:11 
 

揭秘:西安事變后 東北軍群龍無首各部去向

 

西安事變后近20萬東北軍群龍無首 最后竟發展到內部殘殺

  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后,19361225日,張學良送蔣介石回南京,從此一去不復返,于是轟轟烈烈的壯舉之后便揭開了千古遺恨的悲劇序幕。近20萬東北軍群龍無首,并在主戰主和問題上發生嚴重分歧,最后竟發展到內部殘殺。

  193722日,不顧大局的東北軍少壯派應德田、苗劍秋、孫鳴九等人殺死東北軍元老派67軍軍長王以哲、西北總部參謀處處長徐方、副處長宋學禮和交通處長蔣斌等人。血案發生后,王以哲的至交、第105師師長劉多荃為了替王以哲報仇,將部隊開進西安搜捕少壯派軍官,誘殺了對促成東北軍聯共抗日有功的旅長高福源,致使內部殘殺的悲劇愈演愈烈。危急關頭,中共代表周恩來苦口婆心多方做工作,才避免了事態的進一步擴大。19373月東北軍高級將領輕率地接受了蔣介石提出的東北軍東調的“乙案”,鉆入了各軍不相統屬、部隊分割使用的圈套。東北軍遂東調,分駐豫南、皖北、蘇北地區。4月到6月,南京政府對東北軍進行整訓、縮編,化大為小,化強為弱,由每軍四師的甲種軍縮編成每軍二師、每師二旅的乙種軍編制,僅騎兵第2軍保留三個師。

  整編后的東北軍有6個軍:第49軍,軍長劉多荃,轄第105師(師長高鵬云)和第109師(師長趙毅);第51軍,軍長于學忠,轄第113師(師長周光烈)和第114師(師長牟中珩);第53軍,軍長萬福麟,轄第116師(師長周福成)和第130師(師長朱鴻勛);第57軍,軍長繆徵流,轄第111師(師長常恩多)和第112師(師長霍守義);第67軍,軍長吳克仁,轄第107師(師長金奎壁)和第108師(師長張文清);騎兵第2軍,軍長何柱國,轄騎兵第3師(師長徐良)、騎兵第4師(師長王奇峰)和騎兵第6師(師長劉桂五)。

  西安兵諫后叛離東北軍的第106師(師長沈克)、騎兵第10師(師長檀自新)、炮兵第6旅(旅長黃永安)、炮兵第8旅(旅長喬方)均依附蔣軍另立門戶。原由東北義勇軍編成的馮占海的第63軍番號被撤銷,僅保留了第91師。另外,抗戰爆發后,馬占山還受命組建了一支新的部隊——東北挺進軍。

  東北軍后被蔣介石分割肢解 一部分戰場起義走向新生

  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,東北軍被蔣介石分割使用于各個戰場,逐步被削弱、肢解、消滅,也有一部分在戰場上起義,走向了新生。

  49

  19378月中下旬,日軍開始沿津浦路大舉南犯。劉多荃率第49軍進駐滄縣及靜海附近。821日,由日軍第10師團步兵第10聯隊主力組成的右側掩護隊,開始向靜海前進。49軍之一部立即加以阻擊,與敵發生激烈戰斗。日軍以猛烈的炮火向靜海轟擊,49軍守軍奮力抵抗不支,被迫向南撤退。

  193710月底,49軍被調到淞滬戰場。105師在錢江弄、江橋一線堅守陣地,遭到日軍重火力猛攻,626團團長顧忠全陣亡,該團一營傷亡過半。109師在紀王廟、馬同橋一線與數倍日軍苦戰,四個團長中高睦姻、姜奎舉等三個團長相繼陣亡,營長傷亡了2/3109師一個整師基本打光了。

  盡管第49軍損失慘重,但蔣介石在戰后根本不理睬其整補的要求。萬般無奈之下,劉多荃帶著109師師長趙毅親自到武漢去活動,花了好大一筆錢才打通了門路,調來了全部徒手的預5師補充109師。預先講好條件,趙毅仍為109師師長,原預5師的團長以上主官全部留任。劉多荃將張學良當年留用的一部分武器裝備該師。補充后的109師一式捷克式步槍,每連六挺捷克式輕機槍,每營配有重機槍連,團有迫擊炮,堪稱裝備精良的生力軍。然而劉多荃、趙毅高興得沒多久,在一次下命令讓109師開拔時,原預5師留任的四個黃埔生團長全部告長假,部隊一點也開不動。事情反映到蔣介石那里,蔣介石非但不處分故意搗蛋的團長,反而借機將趙毅撤職,換上了嫡系李樹德,劉多荃任命的其他東北軍軍官也都被撤換掉,接著又將109師劃歸第1戰區劉峙指揮。49軍的一個整師就這樣被剝離。1939年大批日軍猛攻南昌,劉多荃率部守御松山、萬家埠一線。由于修水作戰失利,又被蔣介石借題發揮,揪住不放,對49軍大加撻伐,劉多荃由中將軍長降為上校軍長;105師師長王鐵漢撤職留任,責令戴罪立功;副軍長高鵬云、參謀長秦靖宇相繼調離,另派中央嫡系林耀堂和凌振倉分別繼任。誰能料到,東北軍整整一個第49軍就此名存實亡了!

  194112月,王鐵漢升任第49軍軍長。19479月,第49軍被調往東北參加內戰,后來在遼沈戰役中被人民解放軍全殲。王鐵漢在大陸解放前逃往臺灣。第49軍前軍長劉多荃則留在大陸,全國解放后曾任政務院參事室參事和全國政協委員。

51

  19378月,第51軍被調往山東,負責海防守備,于學忠任第3集團軍副司令兼第51軍軍長。19381月升任第3集團軍總司令,不久又改任第5集團軍總司令。

  19381月,日軍調遣16個師團共計23萬兵力,沿津浦鐵路一南一北,分兩路夾擊戰略重地徐州。于學忠以51軍兩個師的兵力約2.5萬人,死守蚌埠,血戰臨淮關,頂住了日軍3個師團共計4萬人的瘋狂進攻。在連續8天的防守中,51軍傷亡七千余人,但他們守住了淮河,日軍的傷亡達九千人以上。

  淮河戰役后,于學忠率領疲勞之師增援臺兒莊,任中央兵團副總指揮,在率部智取韓莊、爭奪賈家埠、血戰禹王山的戰斗中再立戰功。徐州撤退時,于學忠率部殿后,該部被敵人分割包圍,切成數段,但他指揮部隊浴血奮戰,終于殺出重圍,勝利完成了掩護任務,受到第5戰區和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傳諭嘉獎,并晉升為一級上將。

  l9386月,51軍奉命參加武漢會戰,于學忠任第3兵團副總司令兼第5集團軍總司令,在大別山麓與日軍激戰。武漢失陷后,于學忠率部開往大別山打游擊,襲擊敵人后方,并在金家寨一帶進行休補。

  19392月,于學忠被任命為魯蘇戰區總司令,指揮東北軍51軍、57軍到魯南山區打游擊。此間他不再兼任51軍軍長職務,114師師長牟中珩升任軍長。從1939年到1943年,在魯南抗戰5年中,于學忠部傷亡慘重。

  19443月,于學忠被免去蘇魯戰區總司令的職務,任國民政府軍事參議院副院長,從此失去軍權。牟中珩在194412月調任第10戰區副司令長官后,原113師師長周毓英繼任第51軍軍長。

  解放戰爭時期,第51軍被改為整編第51師,周毓英任中將師長,駐守棗莊。19471月,周毓英率整編第51師師部向我華東野戰軍投降。牟中珩在1946年出任第二綏晉區副司令,19489月在濟南戰役中被俘。1949年初,蔣介石曾脅迫于學忠去臺灣,在中共地下黨人的幫助下,他避居四川重慶鄉間。建國后,于學忠曾任第一屆全國政協委員、國防委員會委員、河北省人民委員會委員、河北省體委主任等職。

53

  “七七”事變后,萬福麟任第1集團軍副總司令兼第53軍軍長,負責平漢線以北永定河及大清河一線的防守。在日本侵略軍的猛烈攻擊下,萬部損失慘重,被迫退出戰場,孤軍游擊于太行山區。19392月,萬福麟重整部隊,參加了豫北、豫東的對日作戰。6月,武漢會戰開始,萬福麟任第26軍團軍團長兼第53軍軍長,負責防守德安、星子一線。9月,在鄂東南大冶、陽新一線抗擊來犯日軍,苦戰數日,敵人受到重創,其本部亦傷亡慘重。武漢會戰后,第53軍奉命休整補充,萬福麟調赴重慶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,軍長職務由周福成接任。1943年,53軍被編入遠征軍第20集團軍對日作戰,為打通中國云南至緬甸的國際交通線滇緬公路作出了突出貢獻。

  解放戰爭時期,194811月,周福成在遼沈戰役中率53軍官兵投誠。萬福麟則在1949年逃往臺灣。原53軍副軍長黃顯聲,在西安事變后為營救張學良將軍奔走呼號,1938年被國民黨逮捕,19491127日在重慶被國民黨特務殺害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19371010日,第53116346691團在華北戰役中完成掩護主力部隊撤退任務后,與大部隊失去聯系,在團長、共產黨員呂正操的帶領下,于晉縣小樵鎮改編為人民自衛軍,毅然北上在冀中平原打游擊。后來這支部隊正式編為八路軍序列。呂正操創建的冀中平原抗日根據地,在反“蠶食”和反“掃蕩”斗爭中,創造了平原游擊戰爭史上輝煌燦爛的一頁。

57

  193711月,繆徵流的第57軍奉命駐防南通、啟東、海門、如皋、靖江一線的江防要點。112師在無錫附近與敵接戰,緊接著又參加了鞏衛江陰、固守鎮江的戰斗,損失較大,師長霍守義負傷,全師撤往江北。1210日,112師開赴南京前線。12日,日軍向南京發起總攻,112671團、673團在南京城北長江一線陣地阻擊日軍,傷亡慘重。第112師副師長李蘭池在率隊沖鋒時于南京太平門附近中彈壯烈犧牲,后被國民政府追謚為少將。

  11月間,第57軍的第111師在靖江、揚州一線抗擊登陸日軍,打響了靖揚之戰,幾次戰斗均極為激烈。1125日拂曉,日軍以猛烈炮火轟擊長江北岸111師陣地,占領施家橋,掩護大批日軍登陸,旋又占領了都天廟。111333旅的萬毅部全部退守橫溝橋。上午8時,日軍沿揚州城公路向333旅陣地沖擊,111師師長常恩多親率兩營官兵與敵浴血奮戰。酣戰之際,常師長又果斷地命令662團出擊,連續擊退日軍步兵的三次反攻。日軍遂調來坦克在前面開路,后繼以步兵再次沖向111師陣地。常師長指揮士兵以平射炮和集束手榴彈向敵坦克猛轟,并以猛烈火力向日步兵射擊。戰至下午4時,日軍狼狽逃竄。111師乘勝追擊至施家橋。

  19383月,在臺兒莊戰役中,57軍的333旅奉命馳援守衛山東臨沂的龐炳勛部。面對日軍精銳坂垣師團,333旅官兵毫不畏懼,血戰15晝夜,先后攻克敵人三個據點。戰斗中,333旅傷亡官兵一千多人,有的營只剩下十余人,有的連隊軍官全部傷亡,由軍士自動代理連長作戰,前赴后繼,戰斗不止。日軍亦傷亡慘重,傷亡2000多人。為此,333旅受到會戰總指揮部的通電嘉獎,57軍亦通令全軍,稱之為“解臨沂之圍,壯本軍之譽”。

  19392月,57軍被調到魯蘇戰區,在于學忠指揮下在敵后進行游擊戰。在此期間57軍的高級將領開始走向反動。1940915日,57軍軍長繆徵流同日軍代表談判,商定了“互不侵犯,共同防共”的秘密協定。這件事被111師師長常恩多和333旅旅長萬毅獲悉,常恩多和萬毅都是中共地下黨員,兩人秘密擬定了除奸方案。922日晚,常恩多和萬毅帶人抄了軍長繆徵流的軍部,抓獲了副軍長樸炳珊及與日軍簽訂協議的談判代表,繆徵流倉皇出逃。但蔣介石不僅不將通敵人員嚴辦,反而斥責常恩多“不識大體”,還撤銷了57軍番號,111師、112師直接由魯蘇戰區指揮,并陰謀瓦解111師。194283日,111師一部在常恩多、萬毅和魯蘇戰區政務處長郭維城的率領下,在日偽頑反共囂張的嚴峻時刻,毅然宣布起義,參加八路軍。在奔赴解放區的途中,常恩多犧牲在擔架上。為維護統一戰線,起義部隊仍用第111師番號,師長為萬毅,副師長為郭維城。19441020日,該部隊正式改編為八路軍濱海支隊,萬毅為濱海軍區副司令員兼濱海支隊支隊長。19458月,濱海支隊與其他山東的八路軍部隊組建成“東北挺進縱隊”,在縱隊司令員萬毅指揮下挺進東北。部隊克服重重困難,配合周保中同志率領的抗日聯軍,肅清敵偽勢力,建立民主政權。以后又和兄弟部隊并肩作戰,在解放戰爭中三下江南,四保臨江,血戰四平,參加了偉大的的遼沈戰役、平津戰役,一直打到海南島。抗美援朝時又作為38軍的組成部分,在松骨峰戰役中痛殲美軍,打出了中國軍人的威風!志愿軍彭德懷司令員在嘉獎通電最后特意加了兩句:“中國人民志愿軍萬歲!38軍萬歲!”

67

  19378月下旬,吳克仁滿懷報國之志昂然請纓,率67軍奔赴華北前線的河北大城,在西起姚馬渡、中經馬廠迄小衛莊一線構筑陣地防守。91日,日軍第6師團在飛機、重炮掩護下,猛攻67軍的大城防線。吳克仁指揮全軍與敵血戰十日,日軍屢遭重挫無法前進。當日軍增派二十余艘汽艇,載有山炮、機槍等重武器溯子牙河偷襲時,又被67軍預先埋伏在姚馬渡的部隊兜頭猛擊,第一艘汽艇首先被擊沉,后續敵艇也被分段截擊。日軍船隊雖憑借重火器反撲,又派飛機助戰,但在67軍沉重打擊下,終于潰不成軍,被擊沉汽艇五艘,斃傷三四百人后狼狽逃竄。日軍惱羞成怒,又調集二十余門火炮、五架飛機,出動三千余人,于20日再次猛攻67軍正面。吳克仁親臨前線,指揮御敵,敵我雙方竟至演成肉搏。67軍官兵終以重大犧牲壓倒敵焰,粉碎了日軍強大攻勢。大城防線鏖戰月余,67軍以傷亡兩千余人的代價重挫敵鋒,殲敵數千,并阻扼敵軍南犯,掩護了友軍安全撤退,受到最高長官部的通電嘉獎。

  193710月底,淞滬戰場中國軍隊處于不利地位,蔣介石急從華北戰場抽調第67軍南下增援。115日,67軍臨危受命,協同第43軍郭汝棟部“搶占松江,死守三日”,掩護主戰場上的中國軍隊撤退。8日夜12時,“死守三日”的軍令已經完成,吳克仁讓郭汝棟率百十人的43軍殘部先撤,他親自率67軍在后掩護。經一路突圍苦戰,9日下午吳克仁率部到達蘇州河邊白鶴港。不料蘇州河大橋被炸斷,吳克仁冒著敵機狂轟濫炸指揮屬下先行泅渡。傍晚時分突有一支日軍便衣隊襲至,交戰中吳克仁不幸中彈落水,光榮犧牲,時年43歲。這是抗戰開始后正面戰場上第一位為國捐軀的國民黨軍中將軍長!整個保衛松江和突圍戰役,67軍光榮戰死的還有軍參謀長吳桐崗、師參謀長鄧玉琢、322旅旅長劉啟文、321旅旅長朱之榮和王熙瑞等八名團長以及絕大多數的營、連、排長,107師損耗殆盡,108師也傷亡慘重。然而令人憤慨的是,這樣一支忠勇報國的部隊,不僅沒有得到應得的褒獎表彰,卻被別有用心的宣傳機構誣蔑為“吳克仁率部叛亂,67軍臨陣投敵”,蔣介石乘機取消了67軍番號,縮編為108師,師長為張文清,撥歸中央軍王敬久的第25軍。

  后來,張文清升任第25軍軍長。1940年,108師參與了圍剿新四軍的皖南事變。解放戰爭時期,108師所在的25軍歸黃百韜指揮,淮海戰役期間,在大興莊、兩臺子、大小牙莊、碾莊等地分別被華野4縱、13縱先后打擊,直至全軍覆沒。

騎兵第2

  19378月下旬,騎兵第2軍調晉綏前線與日軍作戰。軍長何柱國率騎3(6師在綏遠作戰,歸馬占山指揮;騎4師一直駐河北,1938年因缺少馬匹,騎4師被改為步兵第24師,至此騎4師番號被撤銷)從陜西經同蒲路北上,增援大同,歸第18集團軍總司令朱德指揮。大同失守后,騎兵第2軍退到晉西北平魯一帶抗日。9月下旬在井坪鎮一役中,騎兵第2軍被日軍擊潰,損失很大。1939年冬,騎兵第2軍奉令換防到豫皖邊的沈邱、項城一帶,歸第1戰區前方指揮官孫桐萱指揮。1940年,何柱國升任第15集團軍總司令,由騎3師師長徐良接任騎2軍軍長。以后騎6師歸還建制,又合并騎3師和騎6師,保留騎3師番號,由王照問的暫編第14師廖運澤部撥歸騎兵第2軍建制。1944年,徐良升為第15集團軍副總司令,騎兵第2軍軍長由非東北軍系的暫編第14師師長廖遠澤升任,騎3師師長王照騎2軍副軍長,所遺騎3師師長由徐長熙升任。

  抗戰勝利后,騎兵第2軍開赴濟南。1946年,王耀武任第2綏靖區主任,將騎兵第2軍改為第96軍,仍以廖遠澤為軍長,所屬的騎3師改為暫編第15師,這樣,騎兵第2軍的番號不復存在,東北軍騎兵軍也就名實全亡了。

  何柱國在抗戰勝利后雙目失明,退役養病。建國后歷任全國政協委員、常委等職。

  建國后的1955年,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次授銜時原東北軍出身的將領有25名被授予將銜,其中上將1人:呂正操;中將1人:萬毅;少將23人:解方、陳銳霆、賈陶、沙克、封永順、趙東寰、于權伸、趙承金、高存信、李覺、徐明、宋學飛、金振鐘、張志毅、楊有山、張加洛、羅文、紀亭榭、管松濤、郭維城、王振乾、江潮、張學思。

 

876
】【打印】【繁體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【推薦】【舉報】【關閉】【錄入:韋永】
 [上一篇]看毛澤東一生驚心動魄的六個9月9日 [下一篇]為黨史增添傳奇色彩的13位共產黨人 

評論

稱  呼:
驗 證 碼:
內  容:

今日到訪PV: 次 今日到訪UV: 人 今日到訪IP: 個 總PV: 次 總UV: 人 總IP: 個
┊ 設為首頁 ┊ 加入收藏 ┊ 聯系站長 ┊ 友情鏈接 ┊ 我要投稿 ┊ 版權聲明 ┊ 用戶登陸 ┊
地址:江蘇省新沂市北京西路1號 郵編:221400 電話:0516—88935218

版權所有:江蘇省新沂市第一中學 備案號: